笔若的诗|赔偿

文/笔若
夜里的火把断了
是别的孩子在哭泣
现在是春天的火把
被折断在大家赖以生存的
本以为一生幸福的小城里

你撞开门时带来的身份
是大家昨天借来的火把
火把断了,春天也过了

穷人丁当作响的被子
盖住这赖以生存的小城
一张床抬进这个世界里去
痛苦入睡,守着拖鞋入睡
我梦见有人类用一颗炙热的心
拥抱我,同类拥抱我

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
不能说我是破碎的城

2020年5月25日 凌晨 两点 贵阳